首 页  攸州网手机版m.yx988.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攸县特产
资讯市情 | 工程 | 商务 | 农林 | 企业       原创刊物 | 文字 | 情感 | 专栏       旅游文卫 | 宗教 | 交友
图片热点 | 精彩 | 摄影 | 风景 | 人物 留言瞎聊 | 问事 | 他乡 | 祝福   乡镇时政 | 周边 | 投稿
市情资讯工程科普农林企业商务旅游文卫宗教人物作品文秘热点精彩摄影周边环保
鸾山 黄丰桥 柏市 酒埠江 网岭 皇图岭 湖南坳 坪阳庙 丫江桥 槚山 新市 大同桥 莲塘坳 上云桥 菜花坪 渌田 鸭塘铺 石羊塘 桃水 县城
攸州网: 攸县人,上攸州网 > 刘宗良:凤凰山壮歌(连载2) 站内搜索:
刘宗良:凤凰山壮歌(连载2)
2016/12/13 14:56:00    来源:攸州网  作者:刘宗良  发表评论(0)  推荐给好友 / 我要收藏
摘要:时间到了三月,正是桃红柳绿的季节。这天晚上,狗吠声和脚步声把凤凰寨的人都从睡梦中惊醒了,一时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有人喊:“鞑子来啦!”大伙这才灵醒过来,惊叫着四处逃窜。刘荒保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拉着老婆武凤仙的手,走到寨门口,恰好与迎面而来的胡忠德相遇了。


凤凰山壮歌(中篇小说)
    作者/刘宗良
    五、孔有德攻陷燕子窝
时间到了三月,正是桃红柳绿的季节。这天晚上,狗吠声和脚步声把凤凰寨的人都从睡梦中惊醒了,一时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有人喊:“鞑子来啦!”大伙这才灵醒过来,惊叫着四处逃窜。刘荒保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拉着老婆武凤仙的手,走到寨门口,恰好与迎面而来的胡忠德相遇了。
一见到刘荒保,胡忠德就惊慌地说:“大当家的,大事不好了!”
“三弟别急,慢些说。”刘荒保见胡忠德身后还跟着秋草,心中一惊,知晓发生天大的事,自己也不能慌乱,忙安慰道。
“怎能不急,大当家的,鞑子数万大军打到了燕子窝,黄朝宣已经战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刘荒保倒抽了一口冷气,看到秋草身上的衣裳残破不堪,而且盖着一层污泥,手臂上裸露的皮肤也满是泥土,乍一看去,就像一个游荡四方的乞丐。刘荒保一双冰冷的眸子盯着秋草,知道胡忠德带来的消息是确实的。
胡忠德见大当家的盯住秋草,连忙详细说出侦察到的情况。这些日子,胡忠德带着二十个人在山下打探消息,中午时分来到一个叫蛇形岭的地方,这里离黄朝宣驻扎的燕子窝不到十里,却人迹罕至,平时只有马帮穿行种这条路上。正准备坐下来休息,蓦地,燕子窝那边传来阵阵隆隆的炮声和惊天动地的喊杀声。胡忠德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鞑子打过来了。他吩咐大家坐下来吃点干粮,填饱肚子,然后跑步向燕子窝进发。
一簇簇茂盛的油菜花招徕无数的蜂蝶,在花间翩翩起舞。胡忠德他们赶到燕子窝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美丽的油菜花下,却是一片片血糊糊的尸体,整个燕子窝全部都是死尸!放眼望去,这山清水秀的地方,到处充满了血腥!野地里吹过一阵阴风,整片天宇被肃杀的阴风笼罩,阳光也变得黯淡起来,远处隐隐传来了饿狼的长啸。到处都是乱兵劫掠后的余火,街边的商铺都已经化作灰烬,一阵风吹过来,残余的火星忽明忽亮地闪烁着。原本层层鳞鳞的建筑物已经化作残垣断壁,偶尔有野狗在其中游荡,寻觅可吃之物。
胡忠德发现,在这些死人堆里,还有几个清兵在游荡,个个满脸杀气,真如饿狼一般。胡忠德吩咐从人到小树林里隐蔽好,自己悄悄跑到一堵断墙后。
一条野狗游荡到里胡忠德隐身不远的街边。“嗖!”一支利箭破空飞来,正中野狗的胸膛,野狗惨叫一声倒地抽搐,从断墙后面走过一个穿着清军号坎的士兵,俯身捡起死狗,嘿嘿一笑,“老王,今晚上可有狗肉吃了。”
 “这野狗怕是早就吃够了人肉吧,会不会有毒啊?”从断墙后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清军士兵,正提着裤子向这边走来,腰刀歪歪斜斜地插在身后,衣袋中鼓鼓囊囊的,看上去十分沉重。
“这咱不管,吃饱拉倒。谁知道明天谁死谁活呢?”这个士兵从怀里抽出一把匕首,就地剥起狗皮来。
“嘟嘟嘟!”牛角号吹响了,高个子清兵急忙勒紧腰带,“老陈,快点,集合了!” “奶奶的!”这个叫老陈的士兵扔下剥了一半的狗皮,将狗藏在断墙下,匆匆跑了。
待他们离开后,胡忠德走进燕子窝,在断墙下的草丛中,隐隐露出一点寒光,近看,是一把锋利的腰刀!刀下,是一个人,是个女子,那女子趴在茂密的草丛中一动不动,正圆睁着眼睛盯着自己。 “出来吧,没事了!”胡忠德看这女子满面焦黑,加上一双大眼睛,整个人简直就是从锅底钻出来的一般。
 “你,你不是清兵?”女子提着小心,低声问道。胡忠德这才听明白她的话,摇摇头,“我不是清军,我是汉人。”
女子伸手擦了一把脸上的锅底灰,现出清秀白净的脸。胡忠德一看,她不正是秋草吗?秋草也认出了胡忠德,像似见到了救命恩人,扑过去抓住胡忠德的手臂,死死不肯松手。“燕子窝完了,十三万人马没有了!”秋草脸上两行泪水往下流着,充满了依恋与无奈,说话声小得恐怕只有她自己才听得见。
刘荒保听了胡忠德的话,沉思了一会说:“秋草,你说黄朝宣的十三万人马顷刻间灰飞烟灭,鞑子兵就那么厉害吗?”
秋草擦干眼泪继续说道:“鞑子兵攻破燕子窝时,小女子正好在黄将军身边伺候,倒是也听了几句军报,说是我们的人死伤不少,徐将军战死了,唐将军与李将军带着本部的五万人投降了鞑子。”
刘荒保急问:“秋草,鞑子是谁的队伍?有不有黄朝宣的消息?”
秋草哽咽着说:“听说鞑子的统帅叫孔有德,也是个汉人。黄总兵看清兵势力过大,自己的军队土崩瓦解,知道大势已去,带领十几个亲兵往衡阳跑去。
刘荒保愤愤地说:“中国真正第一大汉奸就是孔有德:,这家伙比吴三桂更可恶。老子早就说过,黄朝宣的兵都是纸扎的不经打。他虽然号称有十三万人,却都是些乌合之众,只知欺压百姓,在清军面前却如兔如鼠。老子若得机会,定效袁崇焕斩毛人龙之事!那个唐将军本是一个土匪,手下有两万多人马,平日只知道纵兵抢夺老百姓的财物。那个李将军却是个吕布一样的人物,有奶便是娘,反复无常的小人一个。就是黄朝宣本人也犬马声色,只顾淫人妻女,抢人财物,根本没心思练兵,部下分崩离析,都不和他一条心。他几次要老子跟他合兵一处,老子才不干呢。这次全军覆没,黄总兵战死,活该!”
“大当家的,满清势大,我等莫不如放弃凤凰寨,你不是说何腾蛟现在在湘潭么,我们何不去投靠?”胡忠德鼓起了极大的勇气向刘荒保建议道。
“我又何尝不可,可是满清杀人,老百姓饱受屠戮,就这样不打一仗仓皇撤退,怎么对得起那些死难百姓?”刘荒保摇摇头,叹口气说:“老子原以为黄朝宣能成气候,想不到他竟这样!”
以后,陆续有消息传来,黄朝宣的失利,主要是内部出了叛徒,而叛徒正是黄朝宣所器重的唐春耀和李龙兵。那天,有探子报,清兵打过来了。黄朝宣登上燕子窝西面的城墙上,看着远方那一条渐渐明朗的黑色线条。
果然是清军杀来了。骑兵耀武扬威,带动一阵尘土,将跑在后面的步兵呛得直咳嗽。黄朝宣下令部队进入防御阵地,大声高呼道:“满人铁骑气势汹汹,我等一定要忠心报国,以死抗敌。若城破,鞑子定然屠城,百姓亦不免一死。我们要誓死打退敌人进攻,使老百姓免受涂炭!”
转眼间清兵已到城下,叫嚣着要开门迎降,如若抵抗鸡犬不留之类的话,并开始向城上射箭。黄朝宣看得出来,在这些骑兵中有很多人本是关宁铁骑的人,他略略动了心思,将崇祯皇帝的牌位立在城墙上,面朝清兵,率领城上孤老对着牌位一顿祭拜。“大行皇帝英灵不远,睁眼看看关宁铁骑吧!祖大寿降敌,洪承畴降敌,吴逆三桂降敌……堂堂大明江山,尽是奸人当道,赫赫关宁铁骑,竟然委身事敌……”黄朝宣一边喊一边抹眼泪,偷眼向城下望去。
有几个士兵对着崇祯的牌位悄悄祭拜,黄朝宣看在眼里,真没想到,一个小小牌位就能激起他们的斗志,看来这招要常用。城墙上的其余人等开始大骂鞑子,难听之言不堪入耳。
正在此时,清军大营一阵骚动,紧接着从大营里跑出一队队士兵,如同蚂蚁一般密密麻麻地将整片地域都遮盖满了。长龙一般的云梯,高大的望楼依次出现。 “大家注意,清狗开始准备进攻了!”黄朝宣急忙擦擦眼睛,将腰刀举起,振臂高呼:“进入阵地,准备迎战!”
“杀啊!”无数的士兵开始攻城,几十个士兵抬着一架云梯向城墙冲去,如同一只快速爬行的蜈蚣。来到城墙前,清军士兵们立起云梯,搭靠在城墙的斜面上,向上攀爬,却把身后完全让给了守城士兵。守城的士兵纷纷举起石头向正在蚁附攻城的清军士兵砸去,一砸就是一串惨叫。
清军四面攻城,燕子窝的老百姓们也是四面防守,双方你来我往整整打了一上午也没分出个胜负来。激烈的战斗中,有几个小脚妇女为了打退敌人竟然抱着爬上城墙的清军士兵跳下城墙,同归于尽,受伤的人更多了,负责治伤的妇女们都忙不过来了。太阳终于下山了,清军营中传来阵阵收兵的号角,燕子窝到处都是死尸,在惨白的月光下显得分外恐怖。
月华如水,但是黄朝宣已经没有好心情。燕子窝很多人家在一天的时间里就和亲人阴阳两隔,受伤的百姓躺在草席上轻声呻吟,咬牙挺着。不远处就是今天抓到的俘虏,大约有四十来个。
“谁是满人,站出来。”黄朝宣下达了命令。立刻,一大半的士兵站了起来,大约有三十多个。黄朝宣挥挥手,一队士兵急忙冲上,将他们驱逐到另一片空地,一声令下,又叫他们蹲了下去。这三十几人一直都硬着脖子,脸上尽是桀骜不驯的神情。
 “你们谁到过江西上高?”黄朝宣淡淡问道。江西上高是他的老家,前几天接到弟弟来信,说是上高被清狗祸害得不轻,两个舅舅命丧清狗之手。所以,黄朝宣对去过上高的清兵恨之入骨。
“爷们都到过!”一个脸上长了个大痦子的灰脸大汉高声吼道,“爷爷跟多尔衮入关,像你这样的汉人不知杀了多少,今天放了爷爷,爷爷或许还能赏你个全尸,要是不放,等恭顺王的大兵杀过来,叫你挫骨扬灰,刨你祖宗八代的坟!”
“好清狗,叫得挺欢啊!兄弟们,怎么办吧。”黄朝宣面带笑容,问身边的几个手下。
“杀了这清狗!”一个士兵冲上前去一刀挥下,那个灰脸大汉的脑袋就滚落在地上。
“把他们绑起来,押到街上,任凭百姓处置!”黄朝宣亲手拽着一个清兵来到燕子窝的街市上。“乡亲们,清狗入关,杀我汉人,抢我财宝,奴役我民,现在我们终于将侵占燕子窝的清狗们抓到了,现在交由乡亲们处置!”黄朝宣说完,面对层层围上的乡亲们,淡然一笑,将手上的这名清兵推到了人群中。
群情激奋!百姓们争先恐后的冲上去,用拳头,用牙齿,撕咬这个清兵,几个壮汉拽着清兵的辫子满街跑,街上的青石板路面顿时出现一条深红的血道。 “杀!杀光清狗!”百姓们心有不甘地看着这个清兵被人拖拽而死,红红的眼睛盯着那些被吓得瘫软的清兵。
忽然,燕子窝东门和北门传来了阵阵喊声,黄朝宣刚要去问个究竟,却见秋草披头散发跑了过来。“黄大人,大事不好了,唐春耀和李龙兵两位将军带着大批人马出城投降孔有德了。”
黄朝宣心里一惊,自己虽然统帅着十三万部队,但大多数是收编各地土匪和一些无业游民,谈不上什么战斗力,平时在老百姓面前耀武扬威,真正打起仗来却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堪一击。只有唐春耀和李龙兵的五万多兵,颇具战力,若是一心抗敌,虽不能大胜,打成僵持之局应该不在话下。谁知孔有德一到,当时看起来还威风凛凛的唐春耀和李龙兵就这么降了……
接着,又有人来报,唐春耀和李龙兵投降之后,其他的士兵纷纷四散逃命,有些人莫名其妙地死了,有的也跟着出去投降了。尤其是黄朝宣听几个心腹说,有些士兵临走前要杀死自己,更是伤心啊,他知道平时对士兵残暴,经常打骂士兵,士兵们早已满腹怨气,趁着大乱来报仇雪恨也不是没有可能。
黄朝宣也顾不得秋草的生死,带着几个从人往衡阳逃去。谁知孔有德早就料到了这一着,派人紧追不舍,黄朝宣来不及进入衡阳,就被抓住。孔有德劝他投降,可黄朝宣还是有点骨气的,誓死不降。孔有德没办法,将他杀害。




作者头像
刘宗良
编辑:刘国柱
稿源:攸州网
标签:凤凰山壮歌
发表评论(0)  
[友情提醒]:凡使用本站稿件者,请注明稿源和作者、编者,否则后果自负!
上一篇:肖余良:爬金觉峰心得二则 下一篇:聂正喜:吊(鸟)叽,你也认得我啊(组图)
·再来看几篇相关文章
·杨建国:端午祭
·虞晓平:寻找老虎洞
·刘佰如:半山风情数百年
·刘国柱:教育,就是“用心拥抱每一个孩子”
·刘国柱:趁热打铁,揭秘半山“老虎洞”(1)
·刘佰如:少年英豪,老虎洞前勇斗狗日寇
·虞晓平:难舍红军寨(组图)
·许文博:红军寨的空灵(组图)
·刘国柱:穿峡攀崖,第三波“红军寨热”来了
·刘国柱:鸾山南岸,那红军战旗猎猎的山川(
 评论(共有0条,更多进入>>>)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遵守互联网安全及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您发表的任何评论内容。
1.原来有署名评论或留言过的网友,可用原网名,任意输入新密码即可发表。网名、密码终身有效。
2.若您从未用网名留言过,输入新网名、密码即可留言,网名、密码终身有效。
3.如果已是会员只要输入网名、密码即可。
网名:  密码:
验证码:   
 
:newem001:
路过
:newem002:
:newem003:
:newem004:
已阅
:newem005:
震惊
:newem006:
无聊
:newem007:
叹气
:newem008:
示爱
:newem009:
开心
:newem010:
:newem024:
搞笑
:newem012:
愤怒
:newem019:
拍地
:newem014:
生气
:newem022:
投降
:newem016:
喜刷刷
:newem021:
鄙视
:newem023:
好怕
·图说攸县
·友情文字区域
·攸县新闻 ·攸县旅游 ·攸县投资 ·攸县网友 ·祝福攸县 ·攸县风景 ·重点工程 ·攸县农业
·网站建设 ·企业网站 ·攸县网站 ·企业策划 ·广告设计 ·视觉设计 ·软件开发 ·主机域名
卫兵传媒
关于我们 ┊ 网友加盟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技术支持 ┊ 信息举报 ┊ 咨询服务 ┊ 网站建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软件开发
Copyright©2002-2016 攸州网YX988.COM & 株洲卫兵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 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地址:攸县人民政府机关大院  
湖南站长联盟网站  湘ICP备050000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