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攸州网手机版m.yx988.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攸县特产
资讯市情 | 工程 | 商务 | 农林 | 企业       原创刊物 | 文字 | 情感 | 专栏       旅游文卫 | 宗教 | 交友
图片热点 | 精彩 | 摄影 | 风景 | 人物 留言瞎聊 | 问事 | 他乡 | 祝福   乡镇时政 | 周边 | 投稿
市情资讯工程科普农林企业商务旅游文卫宗教人物作品文秘热点精彩摄影周边环保
鸾山 黄丰桥 柏市 酒埠江 网岭 皇图岭 湖南坳 坪阳庙 丫江桥 槚山 新市 大同桥 莲塘坳 上云桥 菜花坪 渌田 鸭塘铺 石羊塘 桃水 县城
攸州网: 攸县人,上攸州网 > 刘宗良:凤凰山壮歌(连载1) 站内搜索:
刘宗良:凤凰山壮歌(连载1)
2016/12/9 11:47:00    来源:攸州网  作者:刘宗良  发表评论(0)  推荐给好友 / 我要收藏
摘要:一场大雪从腊月二十日开始飘起,直落了两个日夜还不肯停歇,将整个凤凰山都覆盖在一片白茫茫之下,仿佛已把人世间肮脏污龊都涤荡了个干净。天上的云层压得极低,透不出丝毫的星光来,夜色本应该是浓黑的,偏又被地上皑皑的白雪映成了灰茫茫的白。四野里一片寂静,只能闻得雪片簌簌落下的声音,给这寒夜平添了一分清冷。


凤凰山壮歌(中篇小说)
作者/刘宗良
一、风雪天山寨见杀机
一场大雪从腊月二十日开始飘起,直落了两个日夜还不肯停歇,将整个凤凰山都覆盖在一片白茫茫之下,仿佛已把人世间肮脏污龊都涤荡了个干净。天上的云层压得极低,透不出丝毫的星光来,夜色本应该是浓黑的,偏又被地上皑皑的白雪映成了灰茫茫的白。四野里一片寂静,只能闻得雪片簌簌落下的声音,给这寒夜平添了一分清冷。
北风呼啸,门窗框框作响,刘荒保猛然从梦魇中惊醒,只觉温香软玉在怀,顿时心跳加速,心中疑惑道:“这小姑娘是谁?怎么跑到我的床上?”
待稍微清醒,他终于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昨天下午,刘荒保带着几个手下到凤凰山下的燕子窝朱家豆腐铺,找老板朱毅华买了些豆腐,然后一边巡山一边往回赶。马蹄的回声在这静谧的时间格外空旷,天就要黑了,马队拐入一条山谷,忽然,马儿受惊一般发出一声长嘶,刘荒保连忙勒紧缰绳,顺着山谷望过去,见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孤零零地趴在雪地上。刘荒保和他的手下到处走南闯北,胆子很大,忙不迭跑近了,却被那年轻女子的惨状惊得呆住。这女子俯卧在雪地上,一动不动仿佛早已成了雕塑,刘荒保走近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听到了一片寂静中微弱的呼吸声,那女子年纪极轻,头无力地耷在雪地上,眉目轮廓颇为深刻,面色却如纸一般苍白,嘴角上还带着黑色的血迹,看着触目惊心。
这女子几乎耗尽了全身力气,眼看着真要被白雪掩埋,突然听见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因为周围的环境是这样的安静,以至于那人的脚步声是如此的突出,他一步一步走过来,如此的轻微却如同鼓点打在她的心上。有人来了!她的心脏在瞬间开始猛烈地跳动起来,那般不由自主。勉力睁开双目,看到了一个男子在离她丈许之外的地方下马。来人不到四十年纪,四方大脸,饱满的额头,浓密的眉毛,眼睛长长的,鼻梁高挺,有一头乌黑的头发,下巴刮得精光,唇髭修剪得很整齐,身材魁梧壮实,穿一身黑布棉袄,用一根稻草扎住腰间,头上戴着狗皮帽子,只有嘴唇略显苍白失色。
 “救救我……我……救……”女子拼命地想要向刘荒保爬过去,可她的身躯仿佛已经冻僵了,一动也不能动。这声音虚弱、无力,但却像锥子一样直锥进人心,是万千惨烈遭遇化作的请求,也是暗夜孤身被弃雪地的绝望,更是纤纤弱女被命运压迫的无力抗争。
随行的凤凰山三当家的胡忠德皱皱眉:“大当家的,我们别管这个人了,现在这时辰出现在荒山野地能有什么好女人,我们何必平白管这等闲事,走吧走吧!”他焦躁不安地看了一眼天空又开始纷纷落下的大雪,心头十分担心。
刘荒保看着胡忠德,嗫嚅地嘟囔了一句:“那也不能见死不救啊!你是何人,为何这么冷的天躺在雪地里?”
女子挣扎着爬起来,但总有些坐不住,刘荒保吩咐一个手下扶着她。那女子才流着泪说:“小女子叫秋草,家住离这里不远的朱亭,因为长得有几分姿色,被黄朝宣部下的一个叫徐松节的裨将看中,定要纳小女子为妾。小女子誓死不从,徐松节老羞成怒,一把火烧了我家,爹娘被他们毒打,小女子多亏乡邻的帮忙才逃了出来,不料慌不择路,逃进这山谷,更要命的是脚崴了,望义士救命!”
刘荒保想也不想说:“这有何难,跟我上山就是!”
几个人七手八脚把女子弄上马,带回凤凰寨。刘荒保一时高兴,就着热气腾腾的豆腐,一连喝了七八碗酒,早把那女子忘得一干二净。倒是胡忠德,以为大当家的看上了这个女子,把刘荒保扶进房里的时候,也把那女子扶到了他床上。
刘荒保轻轻推开怀中的女人,迎着清冷的月光瞧去,只见那女子大概十七八岁,瓜子脸,肤若凝脂,柔若无骨,留着乌黑的长辫子,正蜷缩在他的怀里,眼角略带泪痕,简直人见犹怜。刘荒保这才发现两人不着寸缕,既觉刺激,心中又如惊涛骇浪,她可是嫩生生的少女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美色当前,刘荒保却不敢乱动,生怕惊醒了小姑娘,心中更是百般滋味,自己有老婆孩子,虽说昨天她们到衡阳买过年的衣服去了,但眼前的一切对他来说却是匪夷所思。他缓缓抽出有些发麻的左臂,不想把秋草也弄醒了。
“大当家的,你醒了。”秋草向里面移了些,护着胸,怯怯地说。
刘荒保见她面现惊恐之色,一时有些无言以对,他不明白为什么秋草才上山就成了自己的暖床丫鬟。两人对视许久,终是秋草败下阵来,闭目假寐起来,只见她腮晕潮红,春光外泄。刘荒保再也忍不住,禽兽就禽兽吧,总比禽兽不如好。几度巫山云雨,刘荒保竟沉沉睡去,他这人就这样,天大的事也不影响吃饭睡觉。
刺眼的阳光透进来,刘荒保这才醒来,却没了秋草的芳影,他随便披了件棉袄,踱到外间。正在这时,秋草端着方盘推门而入,方盘上却是十来个馒头和一小缸面粥,四周摆放着三碟咸菜,分别是腌制的蒜头、韭菜和萝卜干,还有一个咸鸭蛋。秋草放下了食物,不冷不淡的侍立一旁,仿佛忘记了刚才的激情一刻。
刘荒保放松面部肌肉,轻笑道:“秋草姑娘,吃过了没?若没,一起吃吧。”
秋草顿时有些惊慌失措,连连摇头道:“这怎么使得,奴婢不敢,不敢。”
刘荒保见她吓得花容失色,心中很是无奈,转变话题道:“秋草,我见你不似平民百姓出生,可曾读过书?”
秋草闻言正眼瞧着刘荒保,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般,樱桃小口再也合不拢,半响又带着哭腔道:“奴婢本也是富贵人家,不过……” “不过”之后再也没了下文,只见她已是泪如雨下,泣声不止。
刘荒保用手抹去了她脸上的泪珠,怜惜道:“我以后会好好待你的,不知你的家人可还在?”见她止了泪,又道:“若有二老的音信,我必去寻来,好了,再哭就变成小花猫了。”
刘荒保拿起一个馒头就往嘴里送,他平日很少吃面食,今日却吃的别有风味,特别是这么纯正的咸菜,以前更是很少尝到,只觉比大鱼大肉还要香甜,也许是饥饿的缘故,几个馒头吞下,顿时有些干渴,伸手去端那碗面汤。
 “不可!”秋草猛地推翻了那罐面汤,表情复杂无比,嘴唇微动,接下来却没发出声音。
刘荒保见她眼神闪烁不定,小脸的变得红白相间,心中立时有一种不妙的错觉。“秋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荒保显然特意压低了嗓门。
 “大当家的,奴婢该死,是小女子下的毒,不干其他人的事!”秋草忙跪在地上,眼含泪花道。
刘荒保心中咯噔一下,秋草为什么要毒死自己?难道是自己的这副躯体强行占有了她?不管怎样,这小女子是想毒死自己,叫我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当下,他声色俱厉地喝道:“说,你受何人指使来要老子性命?”
    秋草吓得面如土色,小声嗫嚅道:“大当家的请息怒,小女子也是身不由己,是这样的,小女子不是朱亭人,是恭顺王孔有德的部将王佳宇的丫鬟,受孔有德的派遣,前来凤凰山除掉大当家的。”
刘荒保听得面如土色,孔有德要除掉自己,怎么事先没一点征兆?再说,在顺治元年,大清定鼎中原那年,孔有德在江南追杀明军,自己曾与孔有德联手进攻湘西,朝廷曾认为自己“克贵州省有功,封挂印总兵,官籍贵州省安平县。”怎么就突然翻脸,要派人来取自己性命?听清楚这么一说,大声喝道:“胡说!孔有德要除掉我,大可光明正大上凤凰山来,何必派个小女子下黑手?”
秋草不害怕了,壮着胆子说:“大当家的,你还记得吗?崇祯十六年,张献忠率部攻克攸县,那是你也率众参加张献忠部,在凤凰山下与孔有德的部将薛广益大战一场,把薛广益斩落马下。”
刘荒保说:“是有这么回事,那薛广益不经打,几个回合下来就没有招架之力,老子一刀劈过去,把他的天灵盖劈作两半,当场殒命。”
“你这一刀闯大祸了。”秋草说。“薛广益是孔有德的女婿,女婿死了,女儿就要守寡了,你说,孔有德肯与你善罢甘休吗?”
刘荒保沉思说:“是了,当时我并不知道,后来,张献忠逃到四川,老子不愿跟他远离家乡,又回到凤凰山。孔有德派人来收编,老子成了孔有德的部将,我杀了他女婿,孔有德也不说破,他为了让老子给他攻打贵州出力,故意封老子个挂印总兵,让老子死心塌地给他做狗。现在他的目的得逞,就拿老子开刀,狗日的孔有德,老子跟你势不两立!”
秋草索性站到刘荒保身后,帮他系好腰带,说:“孔有德早有除掉你的心,可是他现在的主力还在江西境内,一时抽不出人来这里,况且,黄朝宣在凤凰山下的燕子窝驻扎有十三万军队,孔有德一时无从下手。想了好久,才想出派我来执行除掉你大当家的的任务。”
一时之间只觉得心中莫名复杂,他说不出到底是喜是怒,是悲是愤。秋草见他一副色厉内荏的模样,非但没有被她的言词所恐吓住,反而觉得刘荒保十分的有意思,不由得轻轻地弯了弯唇角。“大当家的,饶恕小女子吧,小女子也是被人所逼,不得已前来凤凰山的。”
刘荒保见她全然没有昨天的狼狈样,显然经过精心装扮,披着一头乌发,银白色的吊坠在胸前射出点点光芒,高高的鼻梁挺起,小嘴红润,脸上有淡淡的粉妆,白色的棉袄把她显得十分高贵纯净,藕臂雪颈,极具质感的锁骨,不得不承认,这小妖精真的很性感。疑惑地说:“秋草,既然孔有德派你来谋害老子,你也差点成功了,为何又不想让老子死?”
秋草小声说:“虽然说我是王佳宇家的丫鬟,但我是有父母的,当清军占领我家的村子后,强迫汉人剃发。我父母以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肯剃发,被清军杀害。我无依无靠,恰好孔有德带兵到我家乡,王佳宇见小女子有几分姿色,就想收留在身边做妾,偏偏王佳宇的老婆是妻管严,王佳宇不敢胡来,只说我是个丫鬟。王佳宇本想把小女子送给孔有德,可那孔有德不是好色之徒,却拍我上山来毒杀大当家的。从我昨天第一眼见到你以后,就感觉到在你身上有一股大侠风范,你体桖落难之人,愿意帮助别人,我不能糊里糊涂杀了好人。所以,我还是在面汤里放了毒药,为的是完成恭顺王交给我的任务。同时,在你要喝面汤的时候,提醒你,不让有侠义心肠的好人惨遭横祸。你如真有大量,就放小女子一马,给条活路。如果你认为小女子该死,那就痛快点,小女子并无半句怨言。”
刘荒保本来满脸的杀伐之气,可是瞧见秋草那楚楚动人的模样,眼中却充满了柔情和甜蜜,当下挥手说:“好啦,只要你不危害山寨,老子也不和你计较了,若此次大难不死,做我的小妾吧,以后必定善待与你。”
秋草如获大赦,迅速出去。正在这时,有两人一同前来,却是二当家郑斯爱、三当家胡忠德。他们斜了秋草一眼,急匆匆的走了进去。郑斯爱瘫坐在椅子上,连声说:“完了,完了,鞑子简直不是人,他们为什么那样残暴呢?”
一席话让刘荒保摸不着头脑,郑斯爱告诉他,去年六月,清朝向江阴派出县令,规定县民三日内全部剃发。当地书生许用号召大家“头可断,发不可剃”,随后城内外响应者达到好几万人。他们推举原来的明朝典吏阎应元、许用等人为首领,加固城墙,把城中所有的武器装备都动用起来,准备迎敌。清军先派明朝降将刘良佐去劝降,阎应元拒绝道:“只有投降的将军,没有投降的典吏!”城上火箭齐发,刘良佐狼狈逃回。二十多万清军随后包围了江阴城,三个月后城内弹尽粮绝,终于被攻破。城内居民又与清军展开巷战,没有一人投降。为了报复,清军在江阴屠城三日,杀人十七万之多。与此同时,嘉定人民听说实行剃发令,也自发组织反抗。明朝降将李成栋将屠刀对准了这里。曾任明朝官员的侯峒曾和黄淳耀被推举为领袖守城,他们在城楼上挂起大旗,表明决心,全城男女老少都投入了守城之战。十几天后一场大雨使守城军民陷入困境,清军用大炮轰垮城墙,杀进城内。侯、黄二人自杀殉国,城中军民无人投降。李成栋在城内进行第一次大屠杀,他个人抢夺的金银妇女,足足装了三百只船。随后一个月里,抗清人士朱瑛、吴之藩先后两度带人打回县城,清兵对嘉定的每一次反攻,都伴随着大屠杀,尤其第三次,连刚从别处来嘉定避难的两万多百姓全部杀尽,一时血流成河。
郑斯爱毫无顾虑的大声说着,对于这个黑暗的时代,他有的只是怒其不争的忿恨,有的只是改变它的满腔豪情。刘荒保却感到暴风雨来临前的窒息,铁青着脸说:“鞑子都是些毫无人性的魔鬼,他们的魔爪已经伸到了凤凰寨。”接着,把秋草奉命毒杀自己的事说了,大家都感到汗毛冷战,预感一场恶仗就要爆发。
郑斯爱虽然长的白白净净,一表人才,为人和气,功夫又好,但发起威来也是个不要命的主。上山之前,他在老家衡山有个未婚妻,恩恩爱爱,不料当地恶霸宋老虎迷恋他未婚妻的美色,派人强抢回家,他未婚妻也是烈女,竟跳井自尽。郑斯爱也不声张,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闯进宋老虎的家。宋老虎从梦中惊醒,闪目疾看,面前站着一个怒目煞神,惊得瞠目结舌。郑斯爱骂道:“老猪狗,不劈了你难消我心头之恨!”挥刀就砍。宋老虎的右腕竟然被齐刷刷地砍断了。宋老虎痛叫一声,跌倒在地,鲜血溅了一屋子。泣声求饶,郑斯爱哪里肯饶他,又抢前一步,对准他的脑袋又是一阵乱砍猛劈,脚下杀猪似的血流成河。郑斯爱从衣袋掏出一根铜牙签,狠狠地刺进宋老虎的喉咙,他再也喊不出声了。
三当家胡忠德,原是山下的落魄秀才,漂亮老婆被豪强抢了去,他父子上前理论,不想他父亲却被豪强的家丁误杀,他一怒之下投了凤凰寨,成了山寨唯一的文化人,出谋划策,很得大当家器重。
   胡忠德思索了一会,慢悠悠地说:“为今之计是不能指靠鞑子的仁慈了。我听说自从吴三桂降清,引清军入关围剿大顺军。去年五月,李自成兵败湖北九宫山,被地主武装杀害,剩余的大顺军残余部队,在李自成的侄子李过、妻子高夫人带领下,转而与南明合作继续抗清。他们与永历政权联合,在湖南开辟了一块抗清基地,大批地方抗清武装也陆续汇集在这里,准备伺机发动对清朝反攻。但大顺军每仗都处于下风。目前,湖广巡抚何腾蛟率部抗清,我们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下山跟何腾蛟的部将黄朝宣接洽,加入抗清阵营。”
刘荒保、郑斯爱都不说话,因为他们知道,胡忠德讲的是实情,只有走这条路,或许能保全凤凰寨。



作者头像
刘宗良
编辑:刘国柱
稿源:攸州网
标签:凤凰山壮歌:风雪天山寨见杀机
发表评论(0)  
[友情提醒]:凡使用本站稿件者,请注明稿源和作者、编者,否则后果自负!
上一篇:唐臻:酒埠江商朝遗址发掘现场实拍(组图) 下一篇:李方明:紫薇花开(原创散文)
·再来看几篇相关文章
·杨建国:端午祭
·虞晓平:寻找老虎洞
·刘佰如:半山风情数百年
·刘国柱:教育,就是“用心拥抱每一个孩子”
·刘国柱:趁热打铁,揭秘半山“老虎洞”(1)
·刘佰如:少年英豪,老虎洞前勇斗狗日寇
·虞晓平:难舍红军寨(组图)
·许文博:红军寨的空灵(组图)
·刘国柱:穿峡攀崖,第三波“红军寨热”来了
·刘国柱:鸾山南岸,那红军战旗猎猎的山川(
 评论(共有0条,更多进入>>>)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遵守互联网安全及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您发表的任何评论内容。
1.原来有署名评论或留言过的网友,可用原网名,任意输入新密码即可发表。网名、密码终身有效。
2.若您从未用网名留言过,输入新网名、密码即可留言,网名、密码终身有效。
3.如果已是会员只要输入网名、密码即可。
网名:  密码:
验证码:   
 
:newem001:
路过
:newem002:
:newem003:
:newem004:
已阅
:newem005:
震惊
:newem006:
无聊
:newem007:
叹气
:newem008:
示爱
:newem009:
开心
:newem010:
:newem024:
搞笑
:newem012:
愤怒
:newem019:
拍地
:newem014:
生气
:newem022:
投降
:newem016:
喜刷刷
:newem021:
鄙视
:newem023:
好怕
·图说攸县
·友情文字区域
·攸县新闻 ·攸县旅游 ·攸县投资 ·攸县网友 ·祝福攸县 ·攸县风景 ·重点工程 ·攸县农业
·网站建设 ·企业网站 ·攸县网站 ·企业策划 ·广告设计 ·视觉设计 ·软件开发 ·主机域名
卫兵传媒
关于我们 ┊ 网友加盟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技术支持 ┊ 信息举报 ┊ 咨询服务 ┊ 网站建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软件开发
Copyright©2002-2016 攸州网YX988.COM & 株洲卫兵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 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地址:攸县人民政府机关大院  
湖南站长联盟网站  湘ICP备050000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