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攸州网手机版m.yx988.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攸县特产
资讯市情 | 工程 | 商务 | 农林 | 企业       原创刊物 | 文字 | 情感 | 专栏       旅游文卫 | 宗教 | 交友
图片热点 | 精彩 | 摄影 | 风景 | 人物 留言瞎聊 | 问事 | 他乡 | 祝福   乡镇时政 | 周边 | 投稿
市情资讯工程科普农林企业商务旅游文卫宗教人物作品文秘热点精彩摄影周边环保
鸾山 黄丰桥 柏市 酒埠江 网岭 皇图岭 湖南坳 坪阳庙 丫江桥 槚山 新市 大同桥 莲塘坳 上云桥 菜花坪 渌田 鸭塘铺 石羊塘 桃水 县城
攸州网: 攸县人,上攸州网 > 刘宗良:仔公道士 站内搜索:
刘宗良:仔公道士
2016/12/5 11:55:00    来源:攸州网  作者:刘宗良  发表评论(0)  推荐给好友 / 我要收藏
摘要:仔公就是我的小爷爷,民国四年出生,其实他也就比我爸大十几岁而已。我祖父有六弟兄,祖父第二,仔公最小,读过书,他自己写成刘嵘峥,但人们都说笔画太多,写起来麻烦,干脆就写刘文争,小名“园仔”。仔公身材修长,体型偏瘦,略显单薄,走路双脚呈明显的外八字形,却别有一种洁净儒雅的气度。在我们那个乡村,仔公有博古通今的学问,似乎他说出口的都是真理,大家对他都敬重几分


仔公
  作者/刘宗良

仔公就是我的小爷爷,民国四年出生,其实他也就比我爸大十几岁而已。我祖父有六弟兄,祖父第二,仔公最小,读过书,他自己写成刘嵘峥,但人们都说笔画太多,写起来麻烦,干脆就写刘文争,小名“园仔”。仔公身材修长,体型偏瘦,略显单薄,走路双脚呈明显的外八字形,却别有一种洁净儒雅的气度。在我们那个乡村,仔公有博古通今的学问,似乎他说出口的都是真理,大家对他都敬重几分。教训起我们那一帮顽劣少年常常是态度恳切,言辞犀利,让人羞愧得无地自容。他从不使用语言暴力,既不骂人,也不打人,只是转弯抹角给你把道理讲得清清楚楚;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度,使一帮调皮捣蛋、飞檐走壁的淘气包,在他面前也变成一只乖绵羊。因小时候出过天花,仔公脸上留下一个个坑,所以有人往往在“园仔”后面加上“麻子”两个字,但谁也不敢当面这么叫他。
  仔公能写得一手好字,专攻小楷,提毛笔的手有些颤抖,写出的字却格外好看。问他为什么,他说,这叫手颤字不颤。他的拿手好戏是在写好的字上面撒一层金粉,颤抖派上了用场,先用笔蘸点金粉,颤抖着撒在字上,厚薄均匀,很是好看。他是攸西一带有名的道士,解放前以此为业,地方上有人老去,便会过来叫他去做道场,方圆百十里都有他的生意。热闹的人家做三天三夜,普通点的一天一夜。念经唱道场的时候,仔公会穿上一件特殊的法衣,前面绣有阴阳太极和八卦的图案,仿佛变成了一个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念经时,他是当仁不让的主角。念、唱、吹、打,样样来得。一场道场下来,他能赚一些钱。每次做道场,他都要领着小道士和孝子孝眷折腾到了凌晨三四点。他手举招魂幡领他们围着灵柩转圈圈,嘴里念念有词,大概是一些“无量天尊”之类的语句。道士这种“职业”绝非人们想象的那样“龌龊”或“滑稽”。这是种地位并不低的“工作”,像仔公这样的道士,在任何人眼里都是一种“长者”的形象。
  我猜想仔公一定极有内才,他懂得死者家属的内心所想,知道应该说出什么样的“好彩”,以安抚死者家属受伤的心。在唱道场的时候,他能够把死者的一生改编成“台词”那样,用说书、说唱的方式娓娓唱出来,主题都是“人生的悲哀”,外加死者生前做过的各种好事,这类似于某种“赞美”。极易勾起死者家属的伤感,及时把他们从悲伤中拉出来。这是一门学问,需要厚重的生活阅历垫底,否则死者家属一定会不乐意,道士的口碑也就会受损。仔公就有这个本事。
  解放后,唱道场被认为是宣扬封建迷信,道士被认为是迷信职业者,政府力主破除迷信,对道士的一些活动明令禁止,加以取缔。仔公懂得与时俱进的道理,收拾起法衣,一门心思当社员。因为有文化,还当过大队会计。我们这个生产队大部分是一个家族,仔公辈分高,所以也没人为难他,他照样受到尊重。
  我很小的时候,最喜欢仔公带我去三个老姑娘家,老姑娘是仔公的姐姐。我至今也不明白仔公有二十几个侄孙,为什么他偏偏只带我一个。路上走不动时,仔公还得背起我,我又有些依赖,趴在仔公背上不下来。到老姑娘家里当天是不回家的,得住一晚,五六岁的我,什么也不能做,洗脚、洗脸,吃饭全靠仔公张罗。在老姑娘家,我喜欢跟着大一点的孩子放牛,躺在草地上,欣赏起那些白云是如何飘过枝头来,悄悄地走来,又缓缓地离去。看山鹰在空中盘旋,看鸟儿惊恐地从头顶飞过,看黄狗汪汪地吼过不停……
  我自打记事起就喜欢往仔公家跑,一玩就是一天,那个时候还有我的曾祖母,也就是仔公的娘,跟仔公住在一起。记忆中他们一家,曾祖母比较严厉,仔婆有点不苟言笑,仔公却是很随和的,大家都很喜欢去他家玩。就像约定俗成的规矩一样,吃完晚饭,就会有人提议“走啊,去仔公家里玩……”。有一次,我一个人到仔公家,他拿出不久前拍的照片给我看,上面写了一行字:“是我非我,非我是我,貌在其外,神在其中。”我不懂什么意思,仔公笑着说:这照片是我的,但又不是我,它只是一张照片而已。所以,是我非我,非我是我。照片上的人的面貌确实是我,但它只是貌似,不是神似。所以,貌在其外,神在其中。
  我明显感到,仔公是喜欢我的,他经常出些谜语让我猜,或者出些题让我做。什么“一个老倌九十九,背上生只瘸子手”、“两弟兄,隔只坳,一生一世看不到”。还有“树上十只鸟,拿铳打下一只还有几只?”“一只桌子四只角,锯掉一只还有几只?”我年纪小,当然猜不出,算不出,他们便哈哈大笑,说我是大笨蛋。有时,我会安静地坐在大人和老人旁边,聚精会神地听他们讲故事。讲日本鬼子的残暴,讲强盗的野蛮掳夺,我的大伯祖,就是被日本鬼子枪杀的。有时也讲他们年轻时候的一些有趣的事情,讲一些笑话。那时虽然没有电风扇、电视机,我却感到夜生活是那么的丰富,那么的多彩。可每次一进去就会发现这么多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把仔公家本来就不大的堂屋塞得满满当当……男人聊天,女人做鞋,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就是评工分,看每个社员今天的劳动能值多少工分,这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也是最紧张的时刻。社员们往往会为了一厘工分争得面红耳赤,甚至拍桌打椅,互相骂娘,人人唯恐评工分吃了亏。吵吵嚷嚷的,往往忙乎到半夜。
  仔公屋后的壕基上有一棵苦槠树,这是一棵伴我成长的苦槠树,那枝繁叶茂的大伞至今难以忘却。这棵苦槠树是我们家乡唯一被大自然塑造得婀娜多姿、虬龙盘底的风水古树。苦槠树,常绿乔木,春来花满枝头,秋后果实满枝,洒落的种子,是纯绿色的物品。苦槠树,十分眷恋土地,不管在何处安家,从不计较环境条件的优与劣,凭着自己的顽强拼搏、开拓进取精神,将自己的家乡装扮得尽善尽美,使自己的生存环境处于协调和谐之中。在我的印象中,苦槠树盘结纵横,老根裸露,树干下部开裂,小孩子常在树枝上捣鸟巢,大人们则在树底下议论着生产队的琐事。每天早饭后,人们自觉地来到苦槠树下,抽口烟,拉几句家常,等待生产队长派工。其实也无须派工,生产队一项经常性的工作就是铲草皮,老人挖草皮,妇女小孩挑,天天如此。所以仔公只需拿把锄头就行。
  苦槠树在生产队越来越受欢迎,老人每天喜欢去树下转转,出门刚回来的青年,慢慢走到树下,回忆起童年趣事,小孩无聊,在树下玩游戏。老婆婆带着自家的新媳妇也来凑热闹,听着人们说到可笑之处,新媳妇捂着嘴咯咯地在笑。有的在下棋,有的在回忆有关于苦槠树的一切,怀念那段光阴。我觉得苦槠树有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并且自始至终地坚持将奉献当做自己追求的目标。
  苦槠树对于我们生产队,还有两个重要的贡献。一是大约在1963年,在苦槠树下,诞生了一支锣鼓队,我便是其中一名成员。五个半拉大的孩子,在仔公的教授下,摆上家伙,哐当哐当敲打起来。一方山水养一方人,这锣鼓与生产队的山水的融合是多么的和谐。锣声飘荡云天,鼓声回震山水,云天与山水间飘荡着这震撼人心的音乐。音乐声中陶冶了这一方勤劳勇敢乐观的人民。人们的心弦随着锣鼓声的震动共鸣,热血随着锣鼓的节奏而奔涌。可惜我没有学多久就要上学去了,但人们并没有忘记我,以后讲起打锣鼓的事,我仍旧是大师兄。
  二是在1961变冬天,天气异常寒冷,生产队出不了工,大家便在苦槠树下燃起篝火,由仔公教习打字牌。这种字牌地域特色鲜明,文化气息独特,很快得到了人们的青睐。小伙子们乐此不疲,当然,妇女们是没有这份闲心的,她们要做鞋、补衣服,准备过年。
  以后我走南闯北,在外工作多年,直到1980年4月,有消息说,仔公已经病入膏肓,我急忙赶去见他最后一面。仔公蜷缩在床头,已经躺了好些日子了,沉重的呼吸声仿佛在告诉我们,他正在与死神挣扎。他是想看我们最后一眼。只见他眼睛微闭,已被死神折磨得无神。疾病吸干了他的精血,看上去像架快要散架的老风车。我大声地喊他一声,他吃力地眨巴一下眼睛。见我回来,他右 眼吃力地睁开看了我一下,然后永久地闭上了。大家的哭声汇在一起,为仔公送行。
  屋后高高的土堆,是仔公永久呆的地方,这堆土,又成了我思念仔公的寄托。它周围高高的松树青翠欲滴,那里野草旺盛生长着,让他永远都不会孤单。只是我再也没有地方去叫仔公了,仔公也只能无数次地走进我的梦乡,只有在梦乡里,仔公没有死,而是鲜活地活着。




作者头像
刘宗良
编辑:刘国柱
稿源:攸州网
标签:仔公
发表评论(0)  
[友情提醒]:凡使用本站稿件者,请注明稿源和作者、编者,否则后果自负!
上一篇:[地名探源]满江/柏市/湖厂/樟井/凤塔 下一篇:不脱“贫帽”就交“官帽”/脱贫攻坚迎检
·再来看几篇相关文章
·杨建国:端午祭
·虞晓平:寻找老虎洞
·刘佰如:半山风情数百年
·刘国柱:教育,就是“用心拥抱每一个孩子”
·刘国柱:趁热打铁,揭秘半山“老虎洞”(1)
·刘佰如:少年英豪,老虎洞前勇斗狗日寇
·虞晓平:难舍红军寨(组图)
·许文博:红军寨的空灵(组图)
·刘国柱:穿峡攀崖,第三波“红军寨热”来了
·刘国柱:鸾山南岸,那红军战旗猎猎的山川(
 评论(共有0条,更多进入>>>)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遵守互联网安全及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您发表的任何评论内容。
1.原来有署名评论或留言过的网友,可用原网名,任意输入新密码即可发表。网名、密码终身有效。
2.若您从未用网名留言过,输入新网名、密码即可留言,网名、密码终身有效。
3.如果已是会员只要输入网名、密码即可。
网名:  密码:
验证码:   
 
:newem001:
路过
:newem002:
:newem003:
:newem004:
已阅
:newem005:
震惊
:newem006:
无聊
:newem007:
叹气
:newem008:
示爱
:newem009:
开心
:newem010:
:newem024:
搞笑
:newem012:
愤怒
:newem019:
拍地
:newem014:
生气
:newem022:
投降
:newem016:
喜刷刷
:newem021:
鄙视
:newem023:
好怕
·图说攸县
·友情文字区域
·攸县新闻 ·攸县旅游 ·攸县投资 ·攸县网友 ·祝福攸县 ·攸县风景 ·重点工程 ·攸县农业
·网站建设 ·企业网站 ·攸县网站 ·企业策划 ·广告设计 ·视觉设计 ·软件开发 ·主机域名
卫兵传媒
关于我们 ┊ 网友加盟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技术支持 ┊ 信息举报 ┊ 咨询服务 ┊ 网站建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软件开发
Copyright©2002-2016 攸州网YX988.COM & 株洲卫兵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 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地址:攸县人民政府机关大院  
湖南站长联盟网站  湘ICP备05000026号-1